456棋牌,棋牌室,大富豪棋牌,下载手机棋牌,99棋牌,大家玩棋牌

http://4fb.dgzct.com

韩国警匪片到底跟中国有什么不一样?

发布于:2020-06-01 作者:AiPIJfko

作者 | Cozine,上海电影学者、博士

2013年的《新世界》,讲述了一个关于警察黑帮卧底、黑帮老大之间关于阴谋及背叛的故事。

说它是一部韩版的《无间道》,倒不如说它是一部被韩化了的《无间道》,它摒弃了《无》的双线发展,而是用一条线串联起三方的冲突,并且在结尾反转处极大地冲击了观众对传统警匪片的认知,也大概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韩国的警匪片开始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

《新世界》

从2013年的《新世界》到2019年亮相第21届乌迪内远东国际电影节的《极限职业》与同年第72届戛纳电影节进行首映的《恶人传》,甚至在这几年里的《走到尽头》(2014)、《老手》(2015)、《犯罪都市》(2017),都可以看出:

韩国的警匪片似乎已经不再强调正义与邪恶的绝对对立,甚至开始展现出某种“以恶制恶”的色彩。

通过最近的两部电影——《恶人传》与《坏家伙们》,能够明显感觉到韩国对本土警匪片作出转型的努力。

《恶人传》

在这之前,我们倒是可以先看看代表香港征战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扫毒2》。片中刘德华饰演的余顺天虽是一位金融界新贵,但他始终没有摆脱自己曾是黑帮的身份,他嫉“毒”如仇,当看到昔日好友、现已是最大毒贩的冯振国(古天乐饰)贩卖毒品危害大众的时候,公开悬赏一亿消灭最大的毒贩(暗暗指向了冯),私下又发动自己的势力不断消灭各路毒贩,并在最后与冯振国来了一场兄弟的决战。

这部被许多观众称为“最爽cult片”的电影,导演邱礼涛雄心壮志地勾勒了一幅天地对决的画面,却在最终场景中以一场颇为荒诞的枪战草草结束。

相比之下,《恶人传》所传达的则更为直接、简单。

《扫毒2》

《恶人传》讲述的是掌握中部地区的黑帮老大张东秀(马东锡饰)在一次开车回家的路上遭遇袭击,但凭借自己强壮的身体与拳头打跑了“刺客”,当他以为是对头派来的杀手正要回击时,却发现自己是一起无差别连环杀人案的唯一幸存者与证人。

另一路,一直追击这起连环杀人案的郑泰锡(金武烈饰)在警局里属于一名既中心又边缘的人物,当他一心想要破案,大胆设想几起谋杀案之间的联系,并通过案发现场的证据发现这是一起无差别谋杀案的时候,却被上级认为是被升职逼急了的“剑走偏锋”。

机缘巧合下,这一正一邪的两派人物联合了起来,共同追捕杀人犯,并定下了谁先抓到案犯谁就有最后处置权的PK规则。

随着影片的发展,郑、张代表的正反两派在追捕过程中从绝对的对立逐渐走向了和谐的共处。

一方面,张利用自己黑帮势力开始展开了本应属于警察的“搜捕”工作;另一方面,警察又露出了一些属于坏人的“狡诈”,他们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抓捕案犯。

最终,郑泰锡耍了一些把戏将罪犯抓捕归案,却因为罪犯并定为患有精神病而无法判死刑,最终张、郑二人商议决定由张“入狱”来对罪犯进行最终的审判……

《恶人传》不像《扫毒2》一样有多么大的“雄心壮志”:

壳子上还是样板——“正义”一方抓捕罪犯。但它对几处细节的表现却颇耐人寻味:第一处郑泰锡与张东秀进行联盟谈话,结束时,二人互相“秀”了一把可以要挟对方的证据,能看到彼此的戒备之心;

第二处是张东秀和郑泰锡在雨天里碰面,前者刚把伞递给了一个没有伞的学生,后者对学生的保护反被认为是更像黑社会,二人的关系得以推进;

另一处,黑帮与警察在一起聚餐,郑泰锡指责下属不要对黑帮的人行礼,话音未落,自己便做出了尊敬张东秀的喝酒举动(喝酒时转过身是韩国酒桌上晚辈对长辈表示敬重的动作),显现出了彼此的彻底“同化”。

这几处虽然只是细节呈现,但是,这些细节的呈现,不仅起到调节影片节奏的作用,同时也成为一根将两条对立的线索缝合到一起的链条。

这样的设计,让正与恶从绝对对立转变为一种融合,更为影片添加了一些“乌托邦”式的色彩。

“警察”、“黑帮”、“恶魔”是影片的标题,但也由此,我们能看到影片着重探讨的不是警匪孰好孰坏的话题,而是表达了对人性自我救赎这一终极命题的讨论。

警察借用黑帮势力将罪犯抓捕,却因为罪犯患有精神障碍不能判极刑,最终用“恶魔”的办法将黑帮投入监狱,让其对罪人处刑;

“黑帮”虽然处处不按章法办事,但在最终场景中与罪犯的赤裸相见中,用一笑揭示了自己“警察”的正面态度。

影片借由三个阵营的彼此对抗,完成了每个人内心对自我拷问的表达。

稍近一些的《坏家伙们》更简单粗暴,且是更为彻底的“以恶制恶”。

作为2014年韩国OCN有线电视台11集土曜剧《坏家伙们》的同名大电影,这部影片延续了电视剧里的基本走向:

重案组组长吴九卓(金相中饰)因患癌隐居在家,监狱里的朴雄哲(马东锡饰)因自己好友被杀而申请特假外出,却因为一辆狱车被“杀手”劫持、几位重案犯逃走的特殊案件被召回协助破案。

他拜访吴,并请后者再次出山,二人联合张基龙饰演的因过失杀人入狱的前刑警高侑成,以及股票诈骗犯杰西卡(金雅中饰)组成了“坏家伙”小组,用减刑作为补偿,通过几起小案件的侦破,最终抓获大反派。

从这个设定来看,电影和2016年华纳兄弟公司出品的“反超级英雄”电影《自杀小队》有些相似,都是依靠罪犯完成拯救社会危难的影片。《坏家伙们》的叙事设置虽然是在警匪片的大框架下进行,但从它“继承”的《恶人传》的某些特征来看,韩国警匪片已出现了内核转型。

8.24分为观影者评分,4.83分为评论家、记者评分,6.50分为网友评分

与《恶人传》一样,《坏家伙们》也依然是警察与贼(罪犯)的合作。但在贼这一方,尤其是男主朴雄哲的表现:

例如影片开场时作为牢犯的朴出面暴力解决狱内斗殴,凭借穿着能够判断警察身份,在破案条件不乐观时有许多应急方案,甚至最后带领五人团队打败了百十人的黑帮团伙等等,以此形成演员自身外表和内心的冲突对比。

同时也显现警察代表的纯粹正义一方之缺席,可以想象一下,一部几乎没有警察参与的警匪片,本身就带有一种嘲讽性,加上影片中时时插入的一些无厘头喜剧段落,更为影片带来了一种喜剧化的转向。

除此之外,在以往的警匪片中,女性或以“蛇蝎”或以“美女”的身份出现,但在这部影片中,除最后破获黑帮团体外,从抓捕金雅中饰演的杰西卡开始,影片大量的穿插了对于女性弱势群体的关注。

抓捕杰西卡之前,朴、吴、高三人找寻线索,发现朴的小弟打着自己的旗号欺负女店主,便出手教训;审问杰西卡时,三人又处处表现出小心翼翼,生怕弄伤对方;抓捕逃窜犯和杀人犯之前也都是以受骗、受害女性角度为出发点最终破案并拯救女性;

乃至最后大决斗之前,杰西卡一人穿着防弹衣从高处摔下晕倒,但在最终胜利亮相时,她又以一种领头者的身份炫耀,虽然表现出一种无逻辑感,却能够看到这部警匪片对社会脉搏的把握:

或许这也是影片能够获得近半数女性观众支持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作为一部进行结构转型尝试的电影来说,《坏家伙们》的一些优点也成为了自身的一些缺点。

它过于强调“恶”与“恶”之间的对抗,尤其是代表正义一方的“恶”,正因为绝对正义一方的缺席,致使他们在行动上欠缺一些逻辑的合理推动,缺少了原本电视剧中的人性的自我挣扎与救赎。

另外,原本电视剧中也有坏警察的出现,但他是作为最终反派出现,而在这次的电影里,坏警察沦为了剧情需要的推动线索,看似掌握了全部,实际也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傀儡,一定程度上也让影片失去了警匪片所带有的社会批判的厚重感。

但无论如何,近些年的韩国警匪片从带有匪气的警察到彻底的“以恶制恶”的转变,以及针对受众群体进行的有意识调整与对时事热点的关注,都可以看出韩国在类型片方面作出的不同尝试。

未来又将如何?是像《犯罪都市》里马锡道看向远方的邪魅一笑,还是像《坏家伙们》朴雄哲远望时的眉头紧锁……

我们继续期待。

郑泰锡 警匪片 黑帮 张东秀 杰西卡
返回资讯列表